蒲鞋弄

编辑 锁定
蒲鞋,蒲草编织的鞋子,属于特种草鞋。有冬季蒲鞋和夏季蒲鞋两种。蒲性清凉,在炎热夏天穿蒲鞋,有清凉、爽快的感觉。冬季专用的蒲鞋,是芦花晒干后搓成花绳,嵌于鞋底,外加船形鞋帮,厚实大方,防寒保暖,尤为舒服。特别是在雪地里行走,穿蒲鞋最为适宜。这种鞋,有的地方又称芦花靴、芦花鞋。蒲鞋也有用稻草和茅草制成的。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,蒲鞋已经很少作为基本生活用品,而作为工艺品、旅游纪念品销售了。
中文名
蒲鞋
外文名
puxie
产 地
浙江温州双屿镇上伊村
出产量
每人一天2双
典 故
《何典》之《序二》
绕口令
《皮鞋蒲鞋》
小 说
《芦花鞋》

蒲鞋弄 编辑

蒲鞋

蒲草编织的鞋子,属于特种草鞋。有冬季蒲鞋和夏季蒲鞋两种。
蒲性清凉,在炎热夏天穿蒲鞋,有清凉、爽快的感觉。
冬季专用的蒲鞋,是芦花晒干后搓成花绳,嵌于鞋底,外加船形鞋帮,厚实大方,防寒保暖,尤为舒服。特别是在雪地里行走,穿蒲鞋最为适宜。这种鞋,有的地方又称芦花靴芦花鞋
蒲鞋也有用稻草和茅草制成的。
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,蒲鞋已经很少作为基本生活用品,而作为工艺品旅游纪念品销售了。
蒲鞋的历史当在数百年以上,东洋兵走后,因弄底有“便民桥”一爿,始改称“便民街”。不过老嘉兴人仍称呼为“蒲鞋弄”,因为该弄旧时就以编售蒲鞋为其特色。
以前交通不似现在这般方便,舟车辛苦可想而知,曹聚仁作《万里行记》曾有经验之谈:“说到走路,那就得准备鞋子。草鞋最起脚,蒲鞋最舒服,布鞋勉强穿得,皮鞋那就苦了。”蒲性为凉,炎天穿蒲鞋,当然最爽了。说到嘉兴蒲鞋弄所制的蒲鞋,还有一种冬季专用的蒲鞋,制法是采摘夏季开的芦花,待晒干后,搓成花绳,再嵌于鞋底,外加船形鞋帮,厚实大方,防寒保暖,尤为舒服。因比他处上乘,且价格不贵,因而多受小商、店员青睐。
到得民国,该弄的蒲鞋业不再兴盛,被其他店铺挤得只剩几家,代替的多是应时所需的豆腐、酱酒、铜匠、烟纸、漆匠等手工作坊店。我在此地识得一土著陈兴官者,民国廿一年(1932)生,世居月河,操织蒲鞋为业。每每与之谈及,其人偶尔会如阿Q般吐出几句“我们祖上先前比你阔多啦”的自豪,但还是一脸苦相的居多,叹怪自己生不逢时,卖蒲鞋再多也赚不到铜钿。在他居住的一开间屋里,房头贴有一纸,四周是陈土著自己写的四句话,颇有意思。左右写:“样样东西要,脸无;事事都要做,好无”,上下分别写:“上帝知道;倒霉地方”,这或许是岁月延衍至今,蒲鞋弄里一个没落蒲鞋业者发出的无奈吧。额

蒲鞋 - 地名

浙江嘉兴便民桥附近有条小街叫“蒲鞋弄”,因为该弄旧时就以编售蒲鞋为其特色。
浙江温州有“蒲鞋市”,从地名可以想见曾经的繁华。

载于典籍

《西游记》第五十回:“身穿破,足踏蒲鞋。”
《儒林外史》第五五回:“他又不修边幅……靸着一双破不过的蒲鞋。”
《何典》之《序二》:“一路顺手牵羊,恰似拾蒲鞋配对;到处搜须捉虱,赛过搲迷露做饼。”
许杰《平湖秋月的红菱》:“我在湖边徘徊,很想脱下脚下的蒲鞋,到贴身的湖水的怀中去亲近一回。”

蒲鞋 - 与草鞋的分别

蒲鞋的制作方法同草鞋大同小异,唯其比草鞋更紧密结实。草鞋没有鞋帮,而蒲鞋像布鞋那样有鞋帮,鞋帮全用茅草编织。
制作时,先在鞋底周围通过拧插,拉出细股茅草绳,再将茅草紧挨着拉出的细股茅草绳交叉编上推紧,确定鞋帮深浅后,再间隔拼股拉出茅草绳用来完口。
编制蒲鞋要比推制草鞋要费料费时。20世纪60年代中期,一双草鞋卖七八分或角把钱,而蒲鞋要卖2角钱左右一双(以江苏海门为例)。农民下田时以穿草鞋为主,不会轻易将几角钱一双蒲鞋穿到田地去。
蒲鞋有鞋帮,鞋底又比草鞋稍为厚实细腻,宜于夏天赤脚穿,春秋再穿双布袜子或旧的纱袜子上集镇、走亲访友,这要比穿草鞋显得大方、体面又客气

蒲鞋 - 当代蒲鞋 编辑

温州双屿镇仍然有蒲鞋加工出售
《温州日报》2007年06月09日报道:
浙江温州双屿镇上伊村有几位老太太坐在旸间和道坦底打蒲鞋。年龄小的66岁,大者85岁。蒲鞋有人定期收购,每双3.5元,每天最多也就打2双。蒲鞋用于丧事或渔民出海时在船上穿用,以防滑倒。

蒲鞋 - 附录 编辑

吴地俗语

《何典》之《序二》

因为蒲鞋宽大,不分左右,随意配对,所以有此说。

诗《咏蒲鞋》

吴江浪浸白蒲春,
越女初挑一样新。
才自绣窗离玉指,
便随罗袜上香尘。
石榴裙下从容久,
玳瑁筵前整顿频。
今日高楼鸳瓦上,
不知抛掷是何人。

绕口令《皮鞋蒲鞋》

一只皮鞋,
一只蒲鞋。
皮鞋补蒲鞋,
蒲鞋补皮鞋。
皮鞋蒲鞋,
蒲鞋皮鞋。

小说《芦花鞋》

作者:曹文轩
小说讲述了一个乡村男孩与城市女孩的故事。在充满了天灾人祸的岁月里,他们乐观地生活着,从容应对洪水、蝗灾等一切苦难,而在12岁那年,命运又将女孩召回到她的城市……
小说描述农家两个少年经受苦难的历程和各自显示的风度。他们遭遇火灾、水灾、蝗灾的摧残,他们在风雪、严寒、饥饿的折磨中挺立,他们就是青铜葵花。而当紧急关头,全村人都“挺成一棵树”,这一场景显示,曹文轩这部书所呼唤的,不仅是个人,而且是整个民族对待苦难应有的强劲风度。
作者曹文轩,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,北京作协副主席,北京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
词条标签:
工业产品